'>

茂名祿宏网络公司

Homepage | Contact

茂名祿宏网络公司

中青报:头衔成科研人员获取高年薪科研经费硬通货

2018-08-16 08:39

原标题:评价科研人员要提防简单戴“帽子”

想要简单快速地判断一位科研人员的“段位”,一睹其“帽”便知:是头顶“长江”,还是手握“黄河”;是身怀“楚天”,还是脚踏“泰山”……

这里的“帽子”即“头衔”。

近年来,国家有关部门和各省市纷纷推出各自的人才计划,各种“帽子”也纷至沓来。“帽子”为科研人员送去了一众“福利”,在吸引、培养创新人才上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在很多高校和科研院所里,“帽子”是不少科研人员纷抢的“硬通货”,但是,“帽子”过多带来的负面效应也日益凸显。

“帽子”成科研人员获取资源“硬通货”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家层面的人才计划近20个:“杰出青年科学基金”(俗称“杰青”)、“优秀青年科学基金”(简称“优青”)、“长江学者”(简称“长江”)、“青年长江学者”(俗称“小长江”)、“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”“万人计划”“创新人才推进计划”等。

而省市级和各级各类学校的人才计划也不少于100个。据不完全统计,“泰山学者”“中原学者”等省市级人才计划至少有27个,“黄河学者”“昆仑学者”等校级人才计划79个。

换而言之,这100多个全国各级各类的创新人才计划,就对应着100多顶“帽子”。

“‘帽子’不仅仅体现对个人学术能力的认可,更重要的是对个人价值的认可。”江苏省某211高校人力资源部门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“说白了,现在公认的‘长江’‘杰青’这些人才‘帽子’,可以说是人才市场上的‘硬通货’,是衡量人才水平极有价值的参考。”

对年轻的科研人员来说,这些“帽子”几乎成了他们开展科研工作的必需品。

北京理工大学信息与电子学部主任王涌天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透露,“青年教师如果不抓紧弄个‘帽子’,留校都有可能受到影响。如果不是‘青千’就得弄个‘优青’‘青年长江’,弄一顶“帽子”,他的待遇就能提高很多,可能翻倍都不止。”

之所以如此,南通大学校长施卫东认为,目前大多数高校是根据“人才帽子”的分类,确定引进人才的年薪、科研启动经费、配套政策等,比如长江学者、国家杰青,年薪已到80万~120万元,而普通教授的工资一年才15万~20万元左右;同时,目前归口单位不同,人才头衔不同,一些专家学者拿了这个头衔还要再去拿另外一个头衔。在人才项目和人才待遇的双重驱动下,追逐人才“帽子”就不足为奇了。

“帽子”多了就成了“双刃剑”

据了解,不少人才计划,对申报者的年龄都有限制,如国家“青年千人”申报者年龄不超过40周岁;申报国家“优青”的,一般男性不超过38周岁,女性不超过40周岁;申报“长江学者”,理工科领域一般不超过45周岁……“可以说逼着青年科研人员打短平快,快速发表论文、弄项目,压力很大。”王涌天说。

浙江大学流体动力与机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杨华勇,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、长江学者特聘教授,既申请过“帽子”,也见过、评过不少“帽子”。在他看来,“帽子”过多,对35岁到45岁黄金年龄段的科研人员影响很大。“‘帽子’多了肯定竞争力强一些,但他们就需要一直忙于写材料、准备答辩,申请了‘杰青’,第正规的网络赌博二年又要报‘长江’,没有完的时候。”

前不久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四川大学校长李言荣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高校人才引进名目繁多,人才称号过多。“青年科技人才潜心做研究的黄金时间一般为30岁~45岁,年年去申请不同的人才计划,其中不少是同等量级的人才计划、人才称号,要花很大精力,浪费很多时间。”他说。

这也是不少科技人士所诟病的,对科研人员个人而言,“帽子”满天飞易误导其工作的方向及其态度,带偏“节奏”。而对教育和科技的长足发展来说,显然也是不利的。

茂名祿宏网络公司 | © 2016 茂名祿宏网络公司 | 网站统计